24小时后才有行程卡,24小时后才吃避孕药

  

     

  

  轻云静静的躺在床上,一双清澈的黑眼睛盯着浴室的门,藏在被子下的手紧紧地拉着成全,弄皱了床单。   

  

  “哗啦”一声,浴室的门开了,一个壮汉带着沐浴露的香味从里面走了出来。   

  

  看也不看床上的人,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,走到穿衣镜前,一件件慢慢穿好。   

  

  “老师……”轻云看着男人宽阔结实的背影,轻声说道。   

  

  “嗯。”男人没有回头,只是淡淡的回应。   

  

  “我.下次.我不会做的。我弟弟的手术就够了。”她的声音几乎低到了尘埃里,长长的睫毛耷拉下来,眼神里充满了胆怯。   

  

  男子闻言,系着领带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,轻轻抿了一口薄薄的馅饼。   

  

  “好!”他说,他的声音平淡,没有感情。   

  

  修长的大手抓住西装上衣的一边,整齐地将一件套在身上。“吃药吧。”   

  

  他的话提醒了床上的罗青云,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一边的床头柜,上面放着事先为她准备的避孕药。   

  

  她习惯了这种安排。   

  

  每次事后她都会乖乖吃药,从来不需要他提醒,他也很少刻意提起。   

  

  今天她跟他说再见后,他主动说起这件事,让她有点意外。   

  

  但转念一想,我就释然了。   

  

  大概,他觉得他们以后不会见面了,怕她偷偷怀上他的孩子,所以以后再来找他。   

  

  毕竟没有人不想和他扯上哪怕是一个片段。   

  

  抬起头,她想告诉他,她会乖乖吃药,没有他的担心,却发现他已经离开了卧室,消失在她的视线里。   

  

  两年后。   

  

  x,李星酒店,会议室。   

  

  “轻云,总统套房那边都退房了吗?有什么不对吗?客人将于今天下午三点到达。”总经理谭艳敲着手中的笔,带着准备好的表情问道。   

  

  轻云点点头。“一切都证实了。没有问题。只是……”   

  

  “只是什么?”谭艳看着她的表情犹豫地问道。   

  

  “客人的身份.我们不知道客人的信息,怎么会派人去接?”轻云路。   

  

  谭艳挥了挥手,“没有必要接机,因为客人的行程是保密的,所以我们从酒店得到的信息是有限的。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这次来的人是个惹不起的大人物,所以你们都一个个给我打气,伺候我。你听到了吗?”   

  

  “我知道。”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。   

  

  “会议结束后,客房部和餐饮部将再次确认总统套房晚上的菜单,并确保接待完美。”谭艳完成了他的命令,扔了手中的笔,正准备结束会议,这时有人从会议室外面冲了进来。   

  

  “谭经理,各位贵宾早到了,现在准备在门口下车。”门房的小何气喘吁吁地报告。   

  

  谭燕文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,赶紧起身命令道:“快,跟我下去见见尊贵的客人!”   

  

  先是会议室的酒店管理层全部起身,跟着总经理的步伐,走出办公室,来到电梯口,准备下楼。   

  

  轻云走在后面,等她进了电梯,电梯立刻响起超载警报。   

  

  因为很匆忙,谭艳不得不向她招手。“罗经理,坐下一部电梯。”   

  

  轻云闻言,乖乖退了出去。   

  

  在电梯口等了三四分钟,另一部电梯上来了,她才进去。刚进电梯,兜里的手机就响了。   

  

  打开一看,是家政服务员惠美,给我发来一张明显是偷拍的图片,并配文“神秘大个子,真帅,经理,别下来接司机!”   

  

  轻云笑了笑,把画面打开到大图,看了一眼,感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了,脸色瞬间苍白如纸。   

  

  怎么会这样   

  

  是他吗?   

  

  两年过去了,被她强行遗忘的记忆,瞬间就像打开了闸门的洪水,彻底淹没了她的思绪。   

  

  两年前,为了给弟弟治病,她还在上大学。在朋友的介绍下,她去了一家夜店上班,认识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大个子。   

  

  男人给她钱,只要她和他上床。   

  

     

  

 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可鄙,但是弟弟病情危重,需要换肾,什么都顾不上了。   

  

  他很大方,没多久她就凑够了钱脱身了。我给弟弟做了肾移植,我完成了大学学业,来到一家酒店工作。   

  

  本以为过了两年,他们之间就不会再有交集了,她选择了彻底忘记那段悲惨的过去,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做一个清清白白的人。   

  

 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,两年后,他会以这种方式再次出现在她的世界里。   

  

  罗云的思绪仍然沉浸在震惊、惊愕和不安之中。“丁咚”电梯到达酒店一楼大厅。电梯门打开了,他看到总经理谭满脸谄媚,领着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站在电梯门口,准备进来。   

  

  在他们的身后,站着很多人,人数众多,都是刚刚跟随总经理下楼迎接酒店管理层的。   

  

  轻云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连呼吸都停止了,白皙的脸上写满了迷茫和麻木。   

愣的立在原地,不敢进,又无路可退。

  

“苏先生,您里面请,房间已经为您打扫干净了,为您准备的生活管家也是我们酒店最好的王牌管家。您放心,我们会尽十二万分的努力,为您这次的X市之行提供最好的服务。”谭延的注意力一直在身边的大人物身上,根本没有看到电梯里面站着的洛轻云,他一边向对方汇报着,一边手里做着“请”的动作,让他进电梯。

  

男人讳莫如深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,原本慵懒垂着的眼睛忽的往上一抬,一双冷静深邃的眸子瞬间看向站在电梯内的洛轻云。

  

洛轻云在接触到他眼神的那一瞬间,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停止了一般,双手和后背上全是冷汗。

  

是他,真的是他!

  

两年前那个救了她弟弟的命,却毁了她清白的男人!

  

“你说的管家,是她?”张嘴,他低沉却极富磁性的嗓音响起,眼神已经从洛轻云的身上移开,脸上的表情似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  

他是不是没有认出她来?

  

洛轻云心里祈祷着。

  

谭延闻言,忙转头看向电梯内,见洛轻云一脸懵逼的样子站在那里,他立刻张嘴介绍道,“苏先生,这位是我们酒店的客房部经理,洛轻云。”

  

“洛经理,这位就是我们酒店总统套房的贵宾,苏先生。苏先生不远千里,从Y市过来,到咱们酒店下榻,真是让咱们酒店蓬荜生辉啊。”谭延向洛轻云介绍的同时,还不忘拍一番马屁。

  

说起Y市,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洛经理,我记得你老家也是Y市的吧?你看你跟苏先生还是老乡呢,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他乡遇故知,真是人生一大喜事啊。”

  

谭延说得眉飞色舞,洛轻云的心却在不断往下沉。

  

“既然这样,就让她做我的管家吧。”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,云淡风轻的,却不给人半点拒绝的机会。

  

“苏先生,我是客房部的,并不熟悉管家业务,只怕……”洛轻云张嘴就要拒绝,过去的两年她已经跟他撇得干干净净,不想现在再跟他有任何的接触。

  

这也算是对他,对自己,最大的礼貌。

  

只是,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他打断了,“洛经理不愿意?”

  

虽然像是在问她,语气却有些冷硬,带着一丝盛气凌人。

  

“愿意,当然愿意,苏先生肯给机会让她为您效力,那是我们丽星大酒店和洛经理的福分,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呢?”谭延不等洛轻云开口拒绝,直接插嘴道,说着,还不忘给她使眼色让她放聪明点。

  

洛轻云明白自己拒绝不了,只垂下头,悉听尊便。

  

电梯门关上,除了总经理谭延和被临时委任的管家洛轻云之外,其余的酒店管理全部被那位大人物的助理拦在了门外。

  

上楼,电梯直接到了顶层的总统套间门口。

  

谭延抬脚,想领他们进房间,却被旁边助理的一只大手给拦住,“谭总就送到这里吧,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洛经理处理就可以了,苏先生不喜欢被人打扰,希望在他住店的这段时间,贵酒店的安保可以负责任一点,不要放任何不相干的人进来。”

  

未完待续......

书名《夏芷澈温妄寻爱》

  

其他推荐

  

旁边一直竖着耳朵的赵学林忙起了身,想听眉眉有何高见,话说他也很想挣钱啊,堂堂男子汉,一直以来都花妹妹的钱,汗颜啊!

  

眉眉清了清嗓子,小声说:“挣钱还不简单,有什么卖什么,熊沐沐你不是总夸自己是音乐天才吗,那你写歌呗,小超你不是章写的好吗,你卖,写散投稿到报社杂志,只要你写得好,稿费肯定不少。”

  

前世这俩家伙是靠的这两样本事糊口,一个卖,一个卖歌,她现在只不过是让他们卖的时间提前几年罢了。

  

熊沐沐和武超俱都眼睛一亮,对啊,他们怎么没想到?

  

“好办法,我现在谱曲,胖子你给我填词,弄好了让我堂姐帮着联系买家。”熊沐沐兴奋地说。

  

小胖子哼哼唧唧的,“我没功夫,我要写散。”

  

熊沐沐没好气地又拍了他一巴掌,两兄弟凑在一块儿,连可乐也顾不喝了,唧唧咕咕地商量着挣钱大事。

  

赵学林听得抓耳挠腮,他不会写歌,也不会写,他得卖啥?难不成卖肉?

  

“眉眉你看哥能卖点啥?”赵学林讨好地笑着。

  

眉眉亲昵地趴在赵学林肩,小小地拍了记马屁:“哥你不是有我嘛,我的钱是你的钱,你以后可是要当将军的,不能让钱这种俗物沾了你的手,挣钱的事有我呢!”

  

赵学林听得全身下三百六十五个毛孔都爽透了,无熨贴,他在妹妹心里的地位果然是独一无二的,严明顺连根手指头都不。

  

可总花妹妹的钱也不是个事啊!

  

赵学林也没再问眉眉,打定主意回头向赵学而取取经,三哥是家里除了妹妹外最会挣钱的,他也不贪心,只想挣点小钱,三哥肯定有办法。

  

来接他们的正是赵学而,他和赵老爷子的警卫员一道,早在大厅等候了。

  

赵学而还有一年大学毕业了,两年的岁月流逝,让他看起来更玉面临风,气质儒雅,可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,这家伙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,全家心眼最多的是他。

  

“三哥,这是我的好朋友,武超,暑假住咱家。”

  

眉眉为他们介绍,小胖子怯生生地笑了笑,不像往常那样大方。

  

赵学而早知道武超同堂妹的关系,露出和蔼慈祥的微笑,“欢迎小超,你把我家当成自己家,别拘束!”

  

武超被赵学而和煦如春风的微笑驱散了怯意,而且他本是开朗大方的性子,不多时被京都大街的热闹场景吸引了眼球,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

“胖子快看,那儿是我常和你说的肯德基,味道还真不错,赶明儿我带你去吃。”熊沐沐指着街对面的一家餐厅说,自己还咂了咂嘴。

  

小胖子早听熊沐沐在他面前灌输了无数遍肯德基的美味可口,此刻见到庐山真面目,如同望梅止渴一样,嘴里的口水哗哗的流,可馋死他了。

  

赵学而不屑道:“肯德基不过只是洋垃圾快餐而已,没有一点营养,还卖得那么贵,脑子有坑才会去那儿吃!”

  

“可是真的好吃啊!”

  

眉眉和熊沐沐异口同声的说,餐虽然是全世界最美味的食物,可天天吃也会吃腻的,偶尔吃一吃洋快餐,感觉很不错呢!

  

看着小胖子和熊沐沐垂涎欲滴的模样,眉眉抿嘴笑了,让警卫员靠边停车,赵学而这个心眼多的,立马想到其他地方了,“眉眉是不是想厕所?咱先憋一会儿,马到家了。”

  

“你才想厕所,你前列腺炎!”

  

眉眉又羞又恼,狠狠地瞪了过去,前排的赵学林和警卫员俱都嘴角抽了抽,强忍着没笑出声。

  

她等车子停下,拽了熊沐沐和小胖子匆匆跑去肯德基餐厅,赵学而这才明白,悻悻地摸了摸鼻子,果然还是小时候的小堂妹更可爱一些!

  

两年前的小堂妹哪知道什么叫前列腺炎?

  

“小六子,以后别啥都在眉眉面前说,嘴巴跟下水道一样,啥脏的臭的都能进!”赵学而拿出了三哥的架子,把无辜的赵学林好生训斥了一顿。

  

赵学林被训得莫名其妙,正要反驳,眉眉他们回来了,抱着满满一堆吃的,薯条、汉堡、可乐、炸鸡翅和鸡块、土豆泥、甜筒等,几乎现在的品种都齐活了。

  

“眉眉你买这么多干啥?”赵学林看得好笑,顺手拿了个甜筒舔。

  

他虽然不是太喜欢吃洋垃圾,可甜筒还是喜欢吃的,尤其是酷热的夏天,他能一气吃好几个。

  

“吃啊,咱们人多嘛,看着多吃起来也没多少,而且还要带回去给爷爷奶奶吃,这么多哪够!”

  

眉眉津津有味的舔甜筒,熊沐沐和小胖子这俩家伙更夸张,一只爪子拿了一个甜筒,左一口右一口,看得赵学而馋死了。

  

“还有甜筒没?也不知道孝敬孝敬你三哥!”

  

赵学而也不等眉眉回答,索性自己动手,在袋子里翻找,果然让他找到了,拿了一只也开始舔,舔得谁都欢。

  

同样舔得欢畅的还有球球和茶茶两只,球球两只前爪捧着甜筒,茶茶盘在甜筒,两年的海吃海喝,并没有让小家伙长大多少,依然同两年前差不多,只是看着更圆润了些,看着想揉搓几把。

  

尽管已经看了小堂妹家宠物两年,赵学而还是不习惯和一只冷血爬行动物共处一室,而且还隔的这么近,算这只爬行动物长得再漂亮都不成。

  

他搓了搓手臂,嫌弃地看了眼茶茶,朝旁边挤了挤,对自家小堂妹与众不同的爱好实在无语,难怪能和萧家那个小怪物合得来,果然是一丘之貉。

  

“对了,前几天我看到萧瑟了,还问我你什么时候来呢!”赵学而顺嘴说道。

  

眉眉眼睛一亮,萧瑟啊!

  

好久没看到她啦!

  

“我明天去找瑟瑟玩,我还给她家太后娘娘买了顶漂亮的帽子呢!”眉眉十分开心。

  

自从两年前在颁奖典礼和萧瑟一见如故,她们之后便常有书信来往,聊得特别开心,之后放暑假她去萧家做客了,见到了久仰大名的萧瑟后宫。

  

虽然萧瑟的宠物听起来都让人头皮发麻,可事实都非常漂亮温驯,算体型庞大的太后娘娘――一条五六米长的黄金蟒,也乖得不行,算骑在它身都不会生气。

  

这条太后娘娘还有着与众不同的爱好,特别喜欢收集帽子,各种各样的帽子,它的窝里都堆满了帽子,每天换着花样戴,特别骚包。br>

  

除了太后娘娘,贵妃是一只漂亮的成年墨西哥红膝鸟蛛,体型硕大,和成年人的巴掌差不多大,全身都有着美丽的花纹,性格特别温顺,妥妥的身娇体软易推倒的贵妃娘娘。

  

国王却是一条成年绿鬃蜥,身体近两米长,平时一般呆在保温箱里,因为国王需要恒温,别看国王体型这么大,可它却是纯素食动物,一点肉都不吃,脾气也特别好。

  

只不过这些大家伙们,无一例外都害怕茶茶,尽管茶茶在它们面前,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,可这些大家伙却从不敢在茶茶面前放肆,面对主人萧瑟时都还要听话。

  

赵学而撇了撇嘴,小怪物是个吃饱了撑的,也亏得她爹妈会挣钱,要不然可禁不起她折腾,只是她那对爹妈,啧啧!

  

整个京都都找不出那么葩的夫妻了!

  

萧瑟的父亲萧景明是位西洋画家,从小跟随母亲在法国生活,因为天赋异禀,被世界闻名的西洋画大师收为徒弟,也是这位大师唯一的亚洲学生,可见萧景明的天赋之高了。

  

萧景明自己也很争气,颇有当年颜丹青的风范,年纪轻轻崭露头角,在国际画坛颇有名气,举办了很多回大型画展,并且这家伙长得贼好看,潘安再世,迷死人不要命的那种,在欧洲那边的流社会特别受欢迎。

  

当然萧景明他自己本身是英国贵族,因为他的母亲是有爵位的,而他是母亲的独生子,按照爵位世袭制,他将来会是子爵。

  

这里又要说到萧景明的父亲萧琰大师了,这位大师也是个人才,早些年在法国留学,把人家贵族小姐给勾搭了,生下萧景明还不到一百天,这两口子分道扬镳,一个回英国,一个回华夏,自此是路人。

  

萧景明从小跟着母亲生活,但也和父亲萧琰还是常有书信联系的,成年后萧景明还回华夏认祖归宗了呢!

  

只能说萧琰大师的忽悠功力确实高,年轻时忽悠老婆,后面忽悠儿子,还都忽悠成功了!

  

让萧景明下定决心在华夏定居的主要原因,是萧瑟的母亲,当年京都风头无二的冯家大小姐――冯海棠,一位风风火火敢爱敢恨的女子,也是他姑姑赵英男的闺蜜,现在依然还有联系。

  

冯家和赵家一样,也是根红苗正的家族,但因为冯家老爷子身体一直不太好,半死不活随时都可能咽气的那种,可却歪打正着,躲过了十年动乱,冯家下老小也都跟着太太平平的。

  

冯海棠和萧景明一见钟情,再见便滚在一起了,然后有了萧瑟,这两口子是奉女成婚,认识三月不到结婚了,之后便大小争吵不断,拖了六年离婚了。

  

之所以说这两口子葩,是因为他们离婚后还纠缠不清,好的时候恨不得全世界人都知道他们恩爱,三天不到又开始吵了,然后便各玩各的,还玩的特别高调,只怕全世界都不知道似的。

相关文章

管理员 管理员
在区块链的世界,每个人都是一个节点。
最近文章
  • 24小时后才有行程卡,24小时后才吃避孕药
  • 2022款奔驰gle450落地价格,奔驰GLE450越野款多少钱
  • 2019中绿盟绿色矿山青年科技奖,中绿盟矿山生态修复专业委员会
  • 2020款奔驰glc450报价,奔驰glc 最新款报价
  • 2020年通货膨胀严重吗,2020年通货膨胀了吗
  • 2020纪念熊猫币,2020纪念
  • 100周年纪念币多少钱一套,100周年纪念币多大
  • 2021年买什么币可以赚钱,2021年买什么币
  • 20开头的股票,20开头的加减法怎么教
  • 10个奇趣蛋,10个奇怪减肥方法
  • 21年四川高考数学难吗,2022年的四川高考数学难吗
  • 2021纪念币还有哪些,2021纪念币还有第二轮吗
  • ap 五十周年纪念版,ap 无缝切换
  • 2021年ada币的发展,2021年a股上市公司数量
  • ao3怎么保存,ao3如何收藏
  • 30kg是多少斤体重,30kg是多少毫升
  • amd 5700xt 驱动,amd 5700xt评测
  • 25+27应该先算什么,25+20的分成怎么写
  • amd要用什么内存,amd要用什么水冷
  • 2021年半导体,2021年半导体股票业绩排行榜
  • 2022年贵金属纪念币项目发行计划,2022年贵金属纪念币价格
  • 2021加密货币所有品种,2021加密货币大会
  • aau是什么东西,aau是什么级联赛
  • amd6000系cpu电脑上市时间,amd新一代cpu上市时间
  • 2022年黄金价格是多高,2022年黄金价格是多少钱一克
  • 2022年基金从业资格证考试考几次,2022年基金从业资格证考试安排
  • apd数字货币是假的吗,apd数据库
  • 2016年狗狗币多少钱一个,2016年有多少天
  • 470显卡是几g的,470显卡玩坦克世界怎样
  • 2022年生肖纪念币发行量,二轮生肖纪念币发行量
  • ac基金是否都有销售服务费,爱吃脚脚的巧克力
  • ap 手表,安平县
  • 100块钱以内的蓝牙耳机推荐一下,100元蓝牙有线耳机推荐高性价比
  • amd股票价格今日行情,amd装机配置推荐
  • 2021京东618手机,2021京东618手机排行榜
  • 22螺纹钢每米重量多少,22螺纹钢每米多少斤
  • anu组合藏歌,anu组合参加歌手是哪期
  • 2021第七届区块链峰会,区块链2022年新模式
  • 2.43猎人属性怎么堆,2.43猎人远程武器选择
  • afp达到多少就是肝癌了,肝癌晚期首选介入还是pd1